天悦娱乐:标债认定细则出台何以让资管业“炸锅”?存量和新增非标都可能将受影响

记者 | 张晓琪编辑 | 1《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的出台…

记者 | 张晓琪

编辑 |

1

《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认定规则》)的出台,向资管行业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此前以“非非标”身份存在的资产(如银登中心资产流转、北金所债权计划等)大部分归入了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以下简称“非标”)。这意味着,银行寄希望于通过“非非标”身份豁免非标相关监管要求的“幻想破灭”。

10月14日,在《认定规则》发布后的首个工作日,多位银行资管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业内都炸锅了”。

业内看来,影响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2020年前无法自然过渡的存量非标少了部分“非标转标”的处置渠道,二是非标扩容无望,未来非标规模大概率会压降,理财产品收益率将下降。

明确模糊地带

“本次非标认定之严格超出我们预期,可以说是幻想破灭。”有业内人士苦笑道。

此前,“资管新规”及其他监管文件多处涉及非标投资监管,但对于非标和标准化债权资产(以下简称“标债”)的认定细节迟迟没有颁布,仅表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具体认定规则由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另行制定”。

标债与非标的界定成为重要争议。不少银行倾向把银登中心的信贷资产流转和收益权转让相关产品、北金所债权融资计划视作“非非标”,希望可以借此豁免非标部分监管。

其考量有一定根据。比如银登中心,虽不属于“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即不满足于资管新规对“标”定义的第五项),但原银监会曾亲自发文确认其“非标转标”的功能。

2016年《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及股信贷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就规定,符合规定的合格投资者认购的银行理财产品投资信贷资产收益权,按本通知要求在银登中心完成转让和集中登记的,相关资产不计入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统计,在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中单独列示。

有资管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就产生了模糊地带,因此在资管新规发布之后,不少银行将非标资产挂上银登中心、北金所等转标平台,实现“非标转标”。

但本次《认定规则》作出严格定义,并明确点名理财直融工具、银登中心资产流转、北金所债权计划、中证收益凭证、上保所的计划等均属于非标。

某股份行资深资管人士认为,“非标认定”在行业内看来并没有“从严”,只是正本清源,符合资管新规本意,明确模糊地带。

有银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银登中心资产流转被认定为非标“令业内最为意外”,此前银行纷纷将其视为非标转标“圣地”。

根据国信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的统计,从2019年6月末的理财资产投向数据来看,非保本理财持有资产约25.12万亿元,其中银登信贷资产流转(统计在“新增可投资资产”)、理财直融工具两者合计约占3%,再加上一些其他小品种,总规模可能在8000亿元左右。其中,占比最大的是银登信贷资产流转,理财直融工具和其他非非标都不多。

存量非标处置或受影响

非标认定趋严首先影响到存量非标资产处置。有分析人士认为,之前市场预期监管或会放宽标准化债券资产范围,从而减小需处置的存量非标资产,但预期已然落空。

存量非标资产是指2020年前无法自然到期实现过渡的不合规非标资产,银行处置的手段包括催促企业提前还款、转让出售、实现非标转标、回表等。

非标转标是其中一个处置方式,资管新规后有银行将部分存量非标挂到转标平台。但本次征求意见稿明确将银登中心、北金所等相关产品认定为“非标”,堵住了通过这些平台转标的可能性。

中信建投分析师杨荣认为,目前从转标途径而言,可能只剩下资产证券化(ABS)和发债,票交所的“标准化票据”也可能是方向。

上述资深资管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目前商业银行还是按部就班,根据过渡期具体要求进行资金池整改。此前想通过“非非标”耍小聪明的银行压力可能更大一些,但整体趋势还是应该按照监管要求,以真ABS、资产对外转让、新发长期限理财匹配长期限资产等形式对存量资金池进行整改。

上述银行资管人士认为,这对存量非标资产处置影响不会太大,当前难以自然过渡的存量非标主要是期限较长的股权类投资、房地产信托计划、PPP类资产等。

“转标平台要审核底层资产,本来前述资产很难挂得上去,堵住口子后影响不会很大。”

非标规模料将压降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认定规则》对新增非标业务影响更大,新增非标配置受限,很多非标业务做不了。

“理财新规”规定,商业银行全部理财产品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余额、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也不得超过本行上一年度审计报告披露总资产的4%。银行理财子公司非标投资规模只受35%的红线限制,即不得超过理财产品净资产的35%。

同时非标投资还受到风险资本计提约束。根据《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非标资产风险权重在1.5%-3%之间,远远高于标准化资产权重,

上述银行资管人士认为,非标资产收益水平相对较高,银行投资动力较强。“以前银行希望借道非标转标,在符合监管对非标投资规模和风险计提要求前提下,尽可能加大非标配置,提高理财产品收益率。现在这条路子被堵住了,非标规模大概率会下降。”

兴业研究分析师何帆认为,对大行而言,非标规模和风险资本计提还在其次,非标投资规模难提高主要原因是难以找到期限匹配的长期资金。

“资管新规发布以后,大型商业银行新发的理财产品都已经比较自觉控制增量,非标规模短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某股份行资深资管人士指出。

王剑分析认为,非标、非非标是理财产品提高收益的主要方法,如果没有这两种资产,银行理财收益率对客户的吸引力便会下降。非非标纳入非标之后,总的非标规模料将压降,因此会继续影响理财收益,未来理财将很难通过简单依靠期限错配等方式博取回报,更加考验投资管理和资产获取能力,这一监管精神将驱使银行理财业务进一步回归至真正意义的资管。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首页〖天悦娱乐〗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oolook.com/post/40.html
凉一

作者: 凉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Q Q: 700354

邮箱: 700354@qq.com

工作时间:上午10点-晚上24点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